东北小城里的直播产业借助网红经济为电商带货

一位网红正在农村拍摄短视频。

车外温度是-17℃,新雪覆盖在地面上,还未归家的人们裹紧棉衣小心地行走。整座城市都冷清下来,某栋建筑冰冷的外墙内,一场气氛火热的直播正在进行。

一个中年男人提着几袋甜辣酱样品,请求一个网红帮他带货。

一天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主播展示的是宫在中的产品,商品链接刚挂出不到半分钟,他的手机就开始持续振动。提示音叠加在一起,“你有你有你有一份新的订单”,就像加速版的“鬼畜”。

王小佳在“中国网红吉林行”现场带货。

“你有没有电商经验?”网红披着黑貂大衣,金链子垂到被肚皮撑起的白色T恤上,问题直截了当。

手机开始发烫,车里暖气呼呼地吹到身上,宫在中脱下外套,落下一点车窗。这些年,他身边的朋友不断离开东北,去寻找一个不那么寒冷的环境。这个小企业主也在挣扎,直到直播被人称作东北的“轻工业”,他才摸索着请网红带货,觅到一丝希望。

这个商家常年布局传统销售渠道,为吉林省内的多级分销商、各大连锁超市供货。近几年的经营状况还算稳定,但营收增长速度正在缓慢下降,产品也一直走不进山海关。这次他特地从400多公里外的延吉赶来,迫切希望开辟出一条新路子。

他的手机里,直播软件铺满屏幕。过去一年,他把这些软件研究了一遍,关注了上千个主播。最后他作出决定,新一年的生意就押注在网红带货上,“all in(押上赌注)了”。

这场由官方主办的大会上,“网红多是吉林的一种优势”成为一项基本共识。一个“网红”在稿纸上记下:网红经济,形成电商。

网红摆摆手,露出失望的表情:“生产不是问题,但你处理订单的能力、发货能力都是问题。”

宫在中在大会当天才得知消息,立刻开车直奔会场。

去年12月15日,一场名叫“中国网红吉林行”的大会在长春举行。会场里,一身正装的副省长坐在第一排,身后就是“知名网红嘉宾区”。他们的妆容或精致或浓厚,衣着或得体或夸张。

一位在梅河口经营直播公司的老板告诉记者,在这座21万人的小城,分布着超过20家直播团队,规模从十几人到两三百人不等。

只不过,这种“飞一般的感觉”更像是网红们送他的“体验”。当天没有一个网红和他达成长期的合作意向,“他们看不上小企业”。

2019年12月中旬,吉林省举办了一场“中国网红吉林行”的活动,探讨“网红”和东北经济相互促进的可能性。记者在会上遇到一名小企业主,跟随他来到他的家乡小城,并以这座城市为样本,观察记录当地直播业的现状,以及中小企业在这种现状下的困境与机遇。

整个直播持续十几分钟,成交5000多单,“相当于平时半个月的销量”。

刚刚还在睡觉的主播,往手机前一坐,瞬间精神焕发。每个直播间外都围满了商家,有人伸长脖子、踮起脚尖往里张望。他们手里都端着各自的产品,每到直播间有人出来,他们就会围上去,把产品推到对方面前,七嘴八舌地介绍,想要加入直播。

宫在中抱着一个硬纸箱,里面装满了公司的样品:牛板筋、速食冷面、自热小火锅……他扶了扶鸭舌帽,朝着“知名网红嘉宾区”迈开脚步。

那时国内的短视频和直播行业正处在井喷期,一些定位在五六线城市和农村地区的平台,与旺盛的娱乐社交需求被压制已久的年轻人相遇,构造出了主流话语体系之外,一个更广阔的社会图景。

“没有,不过公司的生产能力绝对没问题,不怕量大。”商家底气十足。

这天宫在中一共联系了6个网红,个个都是“千万级”大主播,其中两个愿意帮他“带一带”速食冷面。他站在门外,只见主播打开泡熟的冷面,吸入口中,然后张嘴说了几句话,对着屏幕竖起大拇指。

他给主播发私信,提出“商务合作”,迟迟等不来回复。他又扮成铁粉儿,说自己有多么喜欢对方,依然没有回音。

“不是价钱的问题,那啥我们这次就是慈善出演。”另一个一直站在旁边的网红探出身来补充。

20个年轻男女站成两列,男人脖子上挂着金链子,女人穿着短裙套装。他们由“师父”带领,在节奏强劲的舞曲中对着架在前面的手机,唱歌、空翻,还会忽然来上一阵“摇摆”。

网红告诉商家,48小时内不发货,平台就会封号,自己之前被坑过,“担待不起”。

“你好,我是你的粉丝。”他满面笑容。随后,他递出自己的名片,从纸箱里掏出产品,表达合作意向。

几轮掰扯后,网红坚持不接这一单。商家的额头上逐渐渗出汗珠,眼巴巴地看着网红,沉默几秒后,把手里的甜辣酱又往前杵了杵,挤出一个笑容说:“提成好商量。”

3年前,她还在农村老家经营一个快递站,未来的日子一眼就能看到头。最开始玩直播,只是单纯地“感兴趣”。

受邀参加活动的网红,大部分都来自东北。与不断“流失”到关内的年轻人不同,他们恰恰依靠被冰天雪地塑造出的独特气质,成为东北最具活力、财富积累最快的群体之一。

宫在中在工厂检查样品。

罗治平介绍,2019年川台人文交流持续热络,千余名台湾青年学生来川参加文化、体育交流活动,近百位台湾青年到四川实习,上千名台湾各界人士和基层民众来川围绕大熊猫文化、文昌文化、嫘祖文化、大千文化、李庄抗战文化、大禹文化、巴蜀文化创意等开展交流。四川全年实现赴台交流项目689个、4864人次,台胞来川旅游40多万人次。(完)

下午3点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直播间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些没被邀请的商家也进入会场,有人背着手四处张望。

王小佳在快手上拥有1087万个粉丝,她坐在“知名网红嘉宾区”的第一排,在大会官方提供的名单上,被列在“头部网红”一栏。

12月的东北小城梅河口,晚上7点半,宫在中把奔驰车开到路边。他掏出手机,熟练地打开一款直播软件。几乎每天此时,他都会这么做,不管是在车里,家里,还是在他的工厂里。

会场两侧,4栋临时搭建的玻璃房子被布置成“直播间”。屋内桌上摆着几个手机支架和小音箱,前面是高高低低的补光灯。活动的下半场是网红在现场直播带货,网红们轮番上阵,每人直播20分钟左右。

那是个可以容纳上千人的中庭,主席台上铺着红地毯,演讲台摆着鲜花。活动开始前,吉林省的地方宣传片在20米宽的显示屏上循环播放。接着,主持人开始介绍参会嘉宾,字正腔圆地念出网红们的ID:娜娜大仙女、米BOSS、面筋哥……

直播中,操着东北话的主播正对着麦克风大喊,显得有些亢奋。手机屏幕的白光反射到宫在中的脸上,没有表情。直到主播铺垫一番,隆重地把一款零食凑到镜头前,他才在座位上轻微挪动身体,调整了下坐姿。

罗治平表示,2019年川台经贸合作水平不断提升,一系列经贸交流活动为台商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搭建平台。数据显示,2019年四川新增台资企业163家,14家在川台企增资,新增投资总额9.36亿美元,在川台资企业累计达2300家,投资总额206.2亿美元。2019年1月至11月,川台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达387亿元人民币,台湾跃升为四川第三大贸易伙伴。

一些围观的商家抱着大米、松子、山葡萄酒之类的农副产品,包装精美。看到此番情形,他们没再尝试,各自散去。

宫在中抵达会场时,已经是中午休会时间,很多网红正摆弄着手机,一些人趴在桌子上睡觉。

“年轻人谁不玩网络,这玩意儿也不搭啥,看着挺有意思就试试呗。”因为前一晚直播到12点,王小佳声音沙哑。

“这些都是快手的大网红,只要能带货,一个人就能养活几家小企业。”宫在中站在场边,像一个闯入晚会后台的歌迷,惊奇地指出一个又一个网红的名字。

没有任何一次机会能像今天这样,把这么多他难以触及的网红集中在一起,只需要走上几步,就能与他们面对面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