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统计指标体系靶向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用好统计指标体系 靶向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作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精神和《关于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精神深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工作意见》(以下简称《工作意见》)的重要举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将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的数据对社会公开发布,释放出深化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成果的强烈信号。

有效发挥“指挥棒”作用。新的统计指标体系明确了重点整治贯彻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履职尽责、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联系服务群众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指明了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进行“大扫除”的着力方向。值得注意的是,统计指标项中增加了“严重影响高质量发展”“给基层造成严重负担”“群众反映强烈”等表述,体现了实事求是、精准处置的工作要求。

注重向上报告情况,协助党委履行主体责任。新的统计指标体系指向更加明确、体系更加科学,有助于各级纪委监委发挥“参谋助手”作用。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安徽省纪委监委印发通知,明确要求坚决防止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不敢担当、作风飘浮、落实不力的,甚至弄虚作假、失职渎职的要严肃问责。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决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一系列重要讲话和指示批示精神,是统计指标体系的“指南针”。如,“贯彻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或者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脱离实际、脱离群众,造成严重后果”统计指标。各地区各部门要抓住主要矛盾,特别要针对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等突出问题,拿出过硬措施,扎扎实实地改。

党内法规和有关制度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有明确规定,是统计指标体系的“定盘星”。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等,均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进行了明文规定,进一步严明了纪律、扎牢了制度的笼子。

事实上,大量资金全部被崔某用于挥霍及偿还债务。当前面的订单产生资金缺口后,崔某便利用后面的订单资金进行补充,因此不断有人上当受骗,而他的资金缺口也越来越大。据了解,警方已串并核实相关案件8起,诈骗资金100余万元。

因案情重大且是涉及疫情,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在对案件进行细致了解后,民警通过研判锁定了远在广州的犯罪嫌疑人崔某。随后,警方联系崔某要求他主动说明情况,可崔某却百般狡辩,声称已将资金取现后用于购买额温枪,并承诺联系厂家办理退款。但他的谎言很快被戳穿,崔某所说的额温枪生产厂家根本没有他购买额温枪的订单。

有效发挥“风向标”作用。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从监督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破题,从“月饼”“贺年卡”等具体问题抓起,坚持抓铁有痕、踏石留印,基本刹住了面上奢靡享乐歪风。党的十九大之后,特别是《工作意见》印发后,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把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摆在更加突出位置。

原来,崔某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低价从厂家购买额温枪的信息,以此吸引客户上当并下订单。收到资金后,他只用少量资金购买额温枪给受害人发货,承诺其余货物后期补货。

调整统计指标体系于法有据、有章可循

3月1日凌晨3时许,包头市公安局青山分局反诈中心接到报案,一市民称自己购买额温枪被骗153000元。

3月3日,崔某来到包头自首。

调整统计指标体系意义重大

注重向内推送情况,形成日常监督合力。新的统计指标体系内容更加丰富,分类更加精准,各级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部门要加强统筹协调和综合分析,把新要求新任务推送给机关内设监督机构,形成合力抓整治。同时,通过机关办公厅及时将分析研判结果推送给巡视机构、监督检查部门和派驻机构,聚焦面上情况和点上突出问题,形成监督合力。2019年6月以来,安徽省纪委监委以中央通报的阜阳市脱贫攻坚、城市建设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突出问题为反面教材,开展警示教育,持续严规矩、正风气、净生态。

基层干部和群众对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强烈呼声,是统计指标体系的“坐标网”。安徽省纪委监委曾派出3个调研组赴16个省辖市开展大排查大调研,发现文山会海依然较重、检查考核繁复机械、调查研究不够深入、工作作风不严不实、工作责任层层下推、决策部署不接地气等突出问题,与统计指标体系相契合。

目前,犯罪嫌疑人崔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完)

用好统计指标体系开展靶向整治

注重向下通报情况,整合资源同向发力。新的统计指标体系要求更加具体,问题更加贴切,各级纪委监委要及时把新形势新问题通报下属单位,上下齐心抓整治。安徽省纪委监委对2019年上半年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情况进行了分析研判,并通报16个省辖市纪委监委。各市纪委监委聚焦“政绩观偏差、搞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组织开展了集中治理,共整改问题1960个、查处问题343个、处理542人,取得了较好效果。同时,各级纪委监委在使用统计数据时,注重审慎精准,统一口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防止将不同口径的查处数据作错误比较。(安徽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